醉入万重

天地庄生马,五湖范蠡舟。

我连娘的泪也擦不了了。2014.7月.

其实我本身不大相信牛鬼蛇神之说。

今天是七月十五,正是中元节,也正是我的头七。七天前我死了,死因是中毒。后来我知道是我的侄子和别人里应外合下到饭里的。那是我死对头,看不太惯我行医时将药价压得过低。

今天我回家里看看。

其实我早就回来了,但是看见娘在里面忙忙碌碌的,我就徘徊在墙头外面不敢进去了。直到她做好了饭摆了满满一桌子,然后进屋躺进被子里以后我才进了家。

我的侄子去了我死对头家里索要报酬。今天上午他就对娘说了要离开,娘原先是想让他留在我家为我守头七,但是他怎会留下?我刚刚看见他冷着脸去了我死对头家里。

我以前从不知道人死了以后是什么感觉。我一直都认为人死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现在我才知道原来真的有魂魄这种东西。

现在我就是其中之一呵。

我看着那一满桌子的饭菜,全都是我平时最爱吃的,一样不落。我知道墙那边就是娘。而且其实我是能看见她的。

我吃不了这些饭菜,只能等它们一道一道变凉。

侄子回来了。他没有把钱袋直接放到腰间系着,而是揣到了怀里,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瞧见他略微鼓着的襟领。反正我就能。

娘听见了动静,支起身子刚坐起来,许是想起今日是我的头七吧,不知道坐在那里想了些什么,愣愣地落下泪来。

我死的那天是我满二十四岁生辰。

娘十八岁生育了我,怀胎七个月的时候爹被拉去参军,再没回来。我少年时娘大病过一场,我求遍了大夫,娘的病好了以后我就发誓以后定要行医救人。后来我真的成了大夫,但行医不到三年就被毒死了。可笑的是我竟然没有分辨出来。

但其实也不奇怪,我的亲戚只有娘和这个穷侄子,我有什么理由去怀疑他?

我死了以后侄子对娘的面目一改,不再听教训、不再侍奉她。我看着心头怒火横生愤懑不已,却无能为力。

娘操劳过度,面容比同年龄的妇女老了十岁。

我看着她落泪,心里很是不好受。

侄子看见了娘房间里依旧点着蜡烛,也没说什么,径直回到了屋子里睡觉。他心里怕是盘算着明天怎么不告而别吧?

娘没有躺回去,就那么一直默默的落泪。我看着心酸,穿过墙坐到了她的床前。用我的方式陪她一会儿,也好。

过了一会儿,娘哭得更厉害了,泪珠儿扑簌簌地往下掉。我听着她那苍老的哽咽声,像老兽的嘶哑的哭泣,难受得几乎想要夺门而去落荒而逃。

我对不起我娘。

我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就算我侄子再怎么不是人,就算我侄子再怎么有错,就算我再怎么无辜枉死,我也觉得我对不起娘。我欠她的太多。我欠她的就算到了下辈子、下下辈子也还不完。

“留钧……”恍惚中我听到娘呜咽着,含糊不清地吐出我的名字。她干裂的唇和红肿的眼让我再也待不下去了。

我几欲穿门而去。

“留钧……留下陪陪娘!”娘突然歇斯底里地嘶吼道。

我猛然定住。我想起了小的时候,爹的噩耗传来。他头七的第二天,娘曾对我说过:“钧儿啊,告诉你个小秘密呀,娘能看见鬼魂,昨天就见了你爹啦,他会悄悄保护我们的,钧儿不怕别人欺负的呀。不过这个秘密不能告诉别人呀,不然会吓到别人的!”

印象模模糊糊,我不大明白娘为什么要把这告诉我。但是我彼时不相信这些东西,也就没有在意。

“娘……”我开开口,娘却并不能听到我的声音。不过我想她是看见了我的口型的。

我想帮娘擦干泪,但是我是鬼,有些事情我已经做不了。

我连娘的泪也擦不了了。

 

评论
热度 ( 8 )

© 醉入万重 | Powered by LOFTER